安装客户端,阅读更方便!

第十话 告白,右手,以及眼泪(2 / 2)

啊。



果然键坂君讨厌我了——。



「你确实不该胡来。但是呢,没有人会讨厌友利你的」



「诶——」



“什么意思?”我用夹杂着呜咽的声音反问道,键坂君便走进了人行道旁的一个空无一人的公园。



他把我放在长椅上,然后递给我一个红色的手机。



「山城倒下的时候从那家伙的口袋里掉出来的。他们把你的手机收走了吧?」



「嗯。但是,为什么要现在还给我……」



「你先看看吧。然后就能明白我的意思了」



在他的催促下我打开了手机,意想不到的景象让我说不出话来。



收到的LINE通知的数量惊人。



虽然妈妈和千冬也发来了担心我的LINE,但最多的是班LINE群的消息。



(……大家肯定都在表达对我的不满)



可能不会再原谅我了。



可能再也不能做朋友了。



虽然被这种恐惧所侵蚀,但相信键坂君说的话的我打开班LINE群的瞬间——我屏住了呼吸。



【友利失踪了是真的吗!?】【抱歉!都怪我,去找她商量那种事……!】【高仓你不用道歉的。是对方的错】【比起这个,大家一起去找梓同学吧!】【我去给其他班或社团的人打声招呼!】



都是些担心我的声音。



来自友利梓的朋友们的消息。



【我们也去找!】【不行!高仓的恋人可能是很危险的家伙啊!?】【女生就在家里待着!】【啊!?说什么傻话!】【你不清楚我们一直以来被梓帮助了多少次吗!?】【现在轮到我们!去帮友酱了!?】



「大家……」



为了让朋友们安心,我发消息说【谢谢大家的关心,我没事】。



然后,以惊人的速度地,



【梓!?】【你没事吗!】【太好了,真的太好了】【有没有哪里受伤!?】【安心了……要是梓酱出了什么事的话,我……】【班上的大家都是这么想的!】【大家都是友利同学的朋友嘛!】



声音,声音,声音,声音,声音。



并不在这里的大家的声音通过SNS这一联系方式,切实地传来了我这里。



「友利你还真讨人喜欢啊」



只有一个人。



明明不在班LINE群里,键坂君他却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。



「为什么……你怎么会知道!?」



「我只是觉得如果我在群里的话也会那么做而已。班上的大家一直以来都受过友利的帮助。朋友的话是不会因为吵一次架就不再理人的」



静静地。



键坂君用左手触摸着我的右手。



「确实,你今天的判断太草率了。但是,没有人不会失败。今天的反省会活用在明天。一个人的话可能会很难,但和其他人一起的话就能做到。绝对可以」



右手指尖感受到的是他手指的触感。



「所以说,不用说什么『我的所有行动都是错误的』这种话来否定自己一直以来的努力。那种悲伤的事情没必要做的」



他的温暖。



「友利为了解决朋友的麻烦事一直在努力。有很多人因为你的努力而得救了。而且不只是现在正在班群里说话的那些人」



『我一直想要道谢的。多亏了友利,我对人类的不信任多少有所改善了』



就在一周之前。



第一次握住他的手的那天,他说的话在耳膜里复苏了。



我的心也因此而暖和了起来。



不过,暖和的不光是心。



「我也是被友利救了的朋友之一。友利你那种正义的伙伴的样子——我很喜欢」



键坂君握住了我的右手。



动作温柔地,就像是为了温暖我那因不安而变得冰冷的手掌一样。



——瞬间。



大颗大颗的泪珠从我的眼中夺眶而出。虽然千冬来了电话,但我却没法去接。因为我止不住地在流泪。



第一次在朋友面前,我哭了。



「——好狡猾」



第一次经历这些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只能稀里糊涂地提出抗议。



用一只手轻轻地拍着坐在旁边的他的胸口。



「明明一直都在和我拌嘴,怎么突然这么温柔啊」



这是犯规。



键坂君在这方面真的很狡猾。



他今晚保护了我。



让受伤的我听到了大家的声音。



他牵起了我的手,就和那天在咖啡店时我做的一样。



他还说『喜欢』这样的我。我当然知道,那并不是我一直在渴求的作为恋爱对象的『喜欢』。



但是,我的心里却温暖得不得了。



我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,仿佛只在他面前流下眼泪也没什么不好。



「抱歉,没打算惹你哭的——」



「你这种说法也很温柔,所以不行」



「那要我怎么办啊……」



「像平时那样贬低我指责我来和我吵架」



「别突然进行抖M发言啊。而且,想做的温柔一点也是没办法的事」



「?意思是……」



「这一周我一直以为自己被友利讨厌了」



「诶」



「说实话,我已经做好你再也不会和我说话的心理准备了」



「诶诶诶诶诶!?」



那什么!



什么情况!?



我会讨厌键坂君的理由连一丁点都不会有!



「嘛,就和友利这次判断失误一样,我也判断错了」



「判断错了?」



「嗯。然后我就想。为了不再犯这种错误的方法是什么」



键坂君直视着我的脸。



「我觉得,实现友利的愿望就是最好的办法」



「!?」



我的愿望。



难不成,那是说……!



「虽然不太像我,但也只能那么做了」



我的呼吸几乎要停止了。



他以严肃的表情,这么说道。



「友利。今晚,和我——」